您好,欢迎访问江西省军盾国防教育中心
一顶蒙古包就是一个流动哨所,一个牧民就是一个流动的哨兵。内蒙古阿拉善军分区民兵护边员哈达布和一家三代守边护边49载,在边境线上书写壮美诗行—— 一条巡边路 三代戍边情
时间:2019-07-22 浏览:6785 来源:中国军网 作者:汪娜、 张成全、徐博荣

讲述人:哈达布和

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(镇)民兵护边员,1968年出生,1986年加入民兵护边员队伍。

在我3岁那年,也就是1971年,阿拉善右旗人武部决定成立一支民兵连,在牧民中抽调人员到中蒙边境线上巡逻。那嘎其额么个(外婆)和额吉(妈妈)积极响应号召,戴上红花来到了阿右旗距离边境线最近的恩格日乌苏嘎查(村),成为这里的第一代护边员。

阿拉善地区地处沙漠戈壁,风沙肆虐干旱少雨,地形复杂交通不便。“天上不过鸟,沙石随风跑。四季一个色,人烟无处找”说的就是我们这个地方。

第一代护边员在荒漠戈壁上支起了帐篷就算安了家,开始了晨牧晚归的护边生活,那时,人武部给每名护边员配发了一支半自动步枪和一个望远镜。我家负责巡逻的区域从自家草场一直延伸到边境一线,约11公里。当时边防官兵是骑着骆驼巡逻。天刚一透亮,她们便跟着连队官兵一道出发。休息间隙,连队战士教额吉射击,帮她熟悉边防法规,额吉帮助官兵驯化军驼,教他们如何识沙丘辨方向。

沙漠戈壁地区地势平缓,边境一线缺少天然屏障,易发生偷越境事件。没有通信工具,独自巡逻时若发现边情,她们只能骑着骆驼赶往连队报告情况。1979年,那嘎其额么个去世,按照她的遗愿,我们将她埋在了边防线上。从那时起,额吉独自走上了那条巡边路,寒冬酷暑从未间断,特别是春、夏两季,为防止人畜越境,她巡逻的次数更多,有时连着几天都见不着面。

12岁那年,我第一次跟着额吉走上这条长长的巡边路,到8号点位巡逻。我们骑着骆驼一前一后,一边放牧一边观察边情。骆驼走路慢悠悠,日头炙烈,我是又热又渴又饿。自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母亲拉着我一起巡边,我总是拒绝。改革开放后,附近的牧民陆续搬到城镇居住,亲戚也多次劝说,但丝毫没能动摇额吉守边的决心。

在我眼中,额吉拥有像沙漠胡杨一般坚韧的品格,从她的身上,我看到了责任和担当,也越发感到“边防”二字的分量。1986年,我正式加入民兵队伍,成为一名光荣的护边员。

社会发展日新月异,护边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1993年,政府为我们修建了一条从草场通往连队的砂石路;1998年,军分区给我们安装了手摇式电话,我们也有了自己的摩托车;2012年,上级为我们接通了长明电、配发了手机。为实现情报信息实时共享和快捷传输,2014年军分区组建了盟、旗、苏木、边防民兵四级联防信息系统,依托草原110信息网,组建升级了无线通信、微波通信相结合的通信网,实现了边情报知全覆盖。2014年3月的一天,连队接到“有不法人员临边”的情报后,连长迅速组织边境封控,我和战士们携带微光夜视仪和武器,潜伏在一处临边必经路口,经过一个昼夜的蹲守最终将4名私挖采盗人员抓获。由于多次完成任务出色,2018年,我家被阿拉善盟表彰为“优秀居边护边堡垒户”。

如今,女儿结了婚,儿子也快大学毕业,有人和我说:“你可以退休了,跟女儿一起住到城里去。”可我不这么想,我的这辈子早就和这条边防线连在了一起,只有走在巡逻路上,我的心里才踏实。

分享到:
0791—88858367